淬炼思想 碰撞观点 | “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第一讲圆满举办!

清控至道教育2022-05-31

在全球气候变化、碳达峰碳中和以及能源安全的压力下,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为促进氢能产业的健康发展,推动能源转型,实现碳中和,应对气候变化,由氢能生态智库、清大智库能源环境资源委员会和清华校友碳中和协会主办,清控至道教育承办,校友论坛友情支持的“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正式拉开帷幕!

2022年5月24日,“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第一讲圆满举办。英国伯明翰大学客座教授路跃兵博士作为主讲人,为我们带了《国际生态战略理论:对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的启示》专题讲座。

“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第一讲圆满举办

讲座之后,还有6位重磅嘉宾参与圆桌会议,一起淬炼思想、碰撞观点,多视角探讨如何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

接下来,让我们一起回顾论坛的精彩盛况。

专题讲座

路跃兵博士的专题讲座主要围绕以下4方面:

第一,为什么生态系统很重要?

第二,什么是生态系统?

第三,如何构建健康的生态系统?

第四,对我们的启发和启示是什么?

本文截取了其中的精华片段,干货满满,你一定不能错过!

一、为什么生态系统和生态战略很重要?

从宏观层面来讲,世界经济活动越来越成为相互依赖、相互作用、相互依存的关系。

在中观层面,比如说产业层面,大家已经认识到产业链竞争、产业集群竞争以及产业生态的不断演进;

再如商业层面,公司与公司之间的关系,已由原来的零和竞争向竞合关系发展。

那么在微观层面,2000年之前,公司战略由竞争战略主导,2000年之后是合作战略主导,现在是由生态战略来主导。

未来的竞争不再是企业间一对一的竞争,而是一种企业对另一种企业的竞争,一个群体对另一个群体的竞争,也就是一个生态系统对另一个生态系统进行竞争。

在未来,传统的产业界限越来越模糊,公司的相关者范围在不断扩大。

对于氢能来说,生态系统尤其重要。

这是因为氢能作为未来终极能源,它的第一个特点就是产业链长。氢能的产业链包括从上游的制取、储运、加氢,到中游的燃料电池部件、电堆、电池系统再到下游的各种应用场景。

所以它是集多种技术、产业、政策于一体,市场应用范围也非常广阔,需要政府、大企业、创新企业、研发机构、大学、城市等协同生态发展。

二、什么是生态系统?

1、什么是生态系统?

事实上,所有的生态系统,无论是商业生态系统、创新生态系统还是创业生态系统,都借鉴了生态学的概念和原理。

自然生态学研究的是受环境因素及其相互作用影响的有机体。在这样一个定义下,产生两个学派:

第一个学派认为,生态系统是经历相似的生物群构成的一个区域,比如热带雨林或者北极的生态系统。这个观点映射到商业世界,类似于创业生态系统。

第二个学派认为,生态系统是物质和能量交换的生命系统,具有物质流动和能量传递的良性循环。就像在商业世界里,大家从创造价值、捕获和分享价值,再到价值激励的过程,所构成的一个链状生态系统。

2、商业生态系统是战略还是组织?

总体来讲,商业生态系统是由某个核心企业以及它的各种合作伙伴,共同构建的一种特定的组织形态,大家为了共同创造一种价值而进行合作和互动,既是一种战略,又是一种组织。

这是因为,在商业生态系统中的各方参与者,虽然并不受制于核心企业的直接管辖,但由于各方参与者有足够重复和固定的交往以及互动,也有共有同遵守的章程和约定,通过股权和非股权的方式连在一起,并且每个参与者都认可核心企业在生态系统中的主导作用,因此可以说,这样一种生态系统,是核心企业自身组织的延展,是一个更为广义的组织。

三、如何构建健康的生态系统?

1、商业生态系统中的重要角色

在谈如何构建健康的商业生态系统之前,我们要理解一个商业生态系统中所包含的几种角色。

首先是核心企业,也就是Keystone(基石)。生态系统战略就是核心企业通过构建其生态系统与多方合作伙伴共创价值,并且促成大家共同不断扩张和成长。

与之相对应的是利基的参与者,Niche player(利基)。比如氢能汽车,从制氢到电堆系统再到车、应用场景以及客户。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是政府。在西方的语境下,并没有留给政府很多的空间,但是中国未来氢能的发展,一定是有效市场+有为政府,政府的作用和角色不可或缺。

最后是主导者(Dominator)和地主(Landlord),他们有的拥有一些重要资源,或者不但毫无贡献,还会剥削大家,不利于生态发展。

这些不同的角色,对我们构建健康的生态系统非常重要。

2、健康生态系统的表现

一个健康的生态系统,通常表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叫生产率(Productivity),就是生态网络转换新技术新产品的能力,以及在生态系统里,能不能将各种公司结成联盟,实现共同繁荣的机会。

第二个方面叫鲁棒性(Robustness),是指生态系统即使外部存在一些突发的、颠覆性的破坏,仍然能够有韧性存活下来。所以如果一个生态系统的鲁棒性强,意味着对系统内部成员的保护能力就更强。

第三个衡量的指标,是利基创造(Niche creation),生态其实是一个不断创造生物多样性的过程。所以商业生态系统同样需要不断创造出各种各样的专家或者利基者,为新兴的公司创造利基和机会,这一点也是衡量生态系统的重要指标。

3、如何构建一个健康的商业系统?

1)软件和硬件

硬件是各种基础设施和技术;软件是政策、战略、组织关系等。

在生态的构建过程中,一方面需要合乎逻辑的软件构想来引导,另一方面需要恰到好处的硬件技术来支撑。

2)生态系统的两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价值共创-商业生态系统。

第二个维度是机会环境和资源池+创业生态系统。

这两个维度一纵一横,构成了一个健康完整的生态体系。

3)生态系统构成

生态系统构成的成分有哪些?

要素主要包括政策、技术、产业、市场、资本。参与者包括政府、大企业、创新企业、研发机构、大学等等。

4)连接

是什么将这些要素连接到一起呢?第一是资本,第二是数据,第三是碳。

在构建过程中,需要发挥领导力,共同协作,每个参与者能齐心协力去探索那些对用户有价值的东西就变得很重要。

四、对我们的启发和启示

1、对我们的启示

我觉得主要有4个方面。

第一,对政府来说,如何打造有“为政府+有效市场”制度和政策的体系,构建区域生态。

中国有体制和政策的优势,能够在建立生态中发挥政府的领导作用,尤其是生态方面。我们看到的示范城市群,就是体现了这方面。

第二,如何运用好生态战略、构建共创式的产业链生态,起到真正的龙头作用,对大企业来说也很关键。

第三,小企业选择产业链的哪个位置、哪个区域,想要起到怎样的作用,影响到企业在生态中所处的地位。

第四,对资本来说,如何提供资金支持,用合适的资金形态和资本心态,来构建共生融合的生态系统。

2、对氢能企业的战略意义

对氢能领域的企业来讲,还有一些战略上的启发,要沿着5个维度进行战略安排:

1)双碳化,逐渐完成从灰氢、蓝氢到绿氢的过渡。

2)数字化,企业一定要做数字化的转型。

3)全球化,未来的能源打破了过去传统能源的全球分布,它是一种全球的协作。我们的企业不应局限于长三角,局限于中国,要考虑怎样走出去。

4)资本化,怎么样把未来的现金流折现到现在来用,谁能把这个事情做好,就能够快速脱颖而出,做大规模。

5)生态化,不管大企业、小企业,还是创业企业,都要考虑这样一个生态战略的问题。

圆桌会议

路跃兵博士分享之后,是大家非常期待的圆桌会议环节。我们重磅邀请到6位在氢能领域非常资深的专家在现场交流互动。

围绕着“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的主题,让我们来一起看看他们的精彩观点:

1、张焰峰博士

上海燃料电池汽车商业化促进中心主任

我想给大家讲一个小故事。2004年9月,我博士毕业开始氢能工作,当时全中国的燃料电池企业不到5家。我们就“要不要做氢能”进行了讨论,还出国考察过,最后发现根本做不了。因为氢能的产业链很长,我们那星星点点的技术,根本没办法形成产业链。

如今,中国氢能发展了有20多年,过程起起伏伏,最主要的原因是:缺生态。只有单一的技术或者单一的零配件公司,没有打通制氢到应用的产业链。

我觉得,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打造氢能生态是必须的。如果没有一个健康的产业生态贯通产业链,大到整个国家,小到一个区域,氢能产业要想高速发展,都是不现实的。

2、赵吉诗博士

佛山环境与能源研究院院长

在基层进行氢能推广的时候,我发现后劲越来越不足。因为前期推广时,财政支持的力度非常大。现在经济下行的压力越来越大,靠政策红利(主要是财政补贴)驱动氢能产业发展的窗口期可能已经过了,而且对于氢能产业来说,也很难再有类似于光伏、纯电那样优渥的财政扶持政策。

那么应该怎么做?我最近也在考虑,如何把碳的显性价值提升出来。碳的价值也是可以资本化的,如果能把未来的现金流折算到现在去使用,就有可能跑赢现在的大盘。

3、赵英朋

曾任世界500强企业法液空中国氢能负责人

通过今天的学习,我有一个感悟,说到生就有死,那么生态和死态是什么样的对比关系?

路博士今天讲到,生态的三大重要标志,第一个是产出,我理解这是一个生命体的基本功能。任何一个生态或生理,它都有一个基本功能,你只有实现这个功能了,才能说明它是一个生着的,比如说人有心脏跳动,呼吸脉搏,生物的细胞发育生长,死了以后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第二个是鲁棒性,我理解它是一个韧性,或者是我们可以理解成生命的韧性。对经济体来说,是经济体的韧性,比如说疫情期间,经济体虽然受到了一定影响,但是我们依然表现出很大的韧性,尤其疫情对氢能的发展也产生了一定的限制作用。

第三个是关于利基创造的观点,我觉得它是超越基本功能,外部环境发生变动以后,它依然可以茁壮生长的韧性。

它是一个非程序性的功能,可以通过人的创新性活动,做一些计算机做不了的事,或是一些非常规的事。我认为是我们引入氢能生态和商业生态的一个重要特征。

因为过去的企业管理理论到生态理论,是一个逐步的发展过程。最早的标准化还是把人当成了机器,竞争论更强调的是怎么去抢已有的蛋糕,而生态理论可以创造一个更大的蛋糕。

虽然现在只有这么一个蛋糕,但是通过大家的协同创新,我们可以创造出更多的蛋糕让大家来分享,我觉得这是生态理论最闪光的一个地方,也是我觉得作为人和机器最不一样的地方。

4、段润润

北京开元新能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

我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做氢能多年后的一些思考。我个人认为,氢能大生态发展的底层逻辑是非常有利的。氢能作为一种可再生能源的介质,它的底层逻辑归根结底还是能源的综合应用成本。

因为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发展历程上来看,都是经历了大量的能源应用,也就是说到现在为止,积累的碳耗非常高。

我们国家作为一个终于迈上了世界人均GDP平均线的国家,要迈出中等国家的收入陷阱,必须保证国家的能源安全和相对较低的能源成本。

我想国家的3060战略,基本上已经指出了一个低成本、大规模的能源载体,那就是氢气。生态要想发展得好,就依赖于是不是能够从制氢端到用氢端,降低整个生态的运维成本和使用支撑成本。

这里面涉及到多方面的问题,包括应用场景适应性问题、科技、基础设施、相应的能源、投资金融体系以及产业链支撑体系是不是能够满足大规模低成本制氢的问题,这才是将来氢能生态一个发展的根本。

5、赵雄飞

华业长青工业4.0战略咨询创始合伙人

我想分享一些我的见解,首先就是关于生态战略,我觉得不光是氢能,其实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都可以用生态战略去认识它,去分析它,去提出下一个阶段的策略。

第二是关于氢能生态。大家可以认识到,现在的氢能生态还处于第一个阶段到第二个阶段的状态,极其需要有一双强有力的手,或者说一个主体去构建生态。这个主体最有可能就是政府,应该如何发展这种生态,我觉得非常值得思考。

第三,构建生态一方面是政府政策,另一方面是资本,还有一方面就是数字化。

我也发现,过去的几年,特别是产业互联网的兴起,通过数字化的手段去构建各个领域的生态,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模式。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效果,通过产业互联网的搭建,重新构建价值链创新链,形成了具有很强竞争力的生态系统。

6、叶鑫

锋源氢能科技有限公司副总裁

生态在氢能行业凸显的问题是最大的。从我们公司发展的历程来看,对于路师兄提出的关于生态的5个关键要素,我的感触颇深。

首先就是资本化。现在来看,很多创业公司在生态没有起来之前,需要投资人给予一个比较长周期的支持。我们在和投资人沟通的时候,都会询问资金周期。因为从发改委对氢能行业的顶层规划来看,至少还有15年的发展期,所以短期资金是比较难参与到这个行业里来的,尤其是创新创业公司。

第二个就是生态化,我们也特别有感触。在市场里,我们曾经对政府和大企业有非常强的依赖性,但现在我们已经从一个零件公司到做一些解决方案,开始对这个行业的上下游产生一些影响。

第三个就是双碳化,双碳化其实在过去的几年都没有太多的推动作用,但去年年底,我们接触到一些大型企业的客户,他们的确把双碳化作为了决策因素。这也让我们坚信,生态里边的创业公司,通过了解大企业标准和需求,才能知道研发方向是否正确。


至此,“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第一讲圆满结束。从晚上7点到10点,3小时的思维与观点大碰撞,信息量巨大,也能感受到大家对于全球气候变化、碳达峰碳中和等能源的高度关注。

我们的“构建中国氢能产业生态”系列论坛还将继续,请大家保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