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BA导师谈 | 王宇教授独家分享:世界或将进入高通胀高利率时代

清控至道教育2022-05-14

2022年5月14日,清控至道教育&美国贝翰文大学工商管理博士(DBA)二期班开学典礼圆满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新学员们、美国贝翰文大学校方领导们以及清控至道教育的领导和项目负责人,共同见证了这一激动人心的时刻。

典礼环节之后,特邀嘉宾王宇教授为新学员们带来了《全球货帀政策转向及其影响》主题讲座。王宇教授的洞察深刻,内容丰富,极具价值,今天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能有所收获!

以下为专题讲座精华版:

一、全球货币政策转向

2020年初,新冠疫情肆虐,世界经济面临严峻挑战。为了应对疫情冲击,促进本国经济恢复,各国货币政策相继走向宽松或者极度宽松。

2021年,随着世界经济恢复和通胀压力增大,全球货币政策开始转向,各国货币政策操作相继从宽松走向紧缩。

在新冠疫情应对过程中,发展中国家主要使用常规性货币政策工具,通过降息、降准进行扩张性货币政策操作。因此,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转向表现为:打开加息窗口,进入加息通道。

而主要发达国家选择了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通过“降息+扩表”,实施量化宽松操作。因此,主要发达国家货币转向表现为通过“加息+缩表”,退出量化宽松政策。

1、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转向

2021年,随着世界经济恢复,一些发展中国家面对双重挑战:一是国内持续大幅上升的通货膨胀压力,二是国际金融市场关于主要发达国家央行即将加息缩表的预期,及其可能对国内资本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冲击。

为了抑制通货膨胀、稳定国内物价水平,为了防止资本外流、稳定本币汇率,2021年3月,俄罗斯中央银行和巴西中央银行采取“先发制人”策略,率先打开加息窗口,进入货币政策紧缩周期。

2021年3月至今,俄罗斯中央银行已经连续9次大幅加息,其中包括一次性加息1050个基点,将中央银行基准利率提高至20%;巴西中央银行已经连续10次大幅加息,将中央银行基准利率提高至12.75%。

2021年,紧跟俄罗斯央行和巴西央行加息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包括匈牙利、捷克、墨西哥、韩国等。

2022年,相继启动加息周期、实行货币紧缩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还有波兰、秘鲁、哥伦比亚、南非、智利、阿根廷、卡塔尔、中国香港金管局和中国澳门金管局等。


2、主要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转向

主要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调整,主要参考两个宏观经济指标:一是通货膨胀率;二是失业率。

2021年5月以来,美国、英国和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逐月大幅上升,到2021年年底,这三大经济体的通胀率分别上升到7%、5.4%、5%,远远超过其2%的通胀目标;失业率分别下降到3.9%、4.6、7%,达到或接近其4%的充分就业目标。

为此,2021年12月,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首先拉开了退出量化宽松政策的序幕;2022年3月,面对由俄乌冲突所带来的直接冲击,欧洲中央银行仍然坚持加快结束资产购买计划,退出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今年以来,主要发达国家的通货膨胀压力进一步加大,2022年4月美国和英国的通胀率分别达到8.5%和7%。

为了抑制持续大幅上涨的物价水平,美联储和英格兰银行加快了加息缩表步伐,加速退出量化宽松政策。

2021年12月至今,美联储已经连续两次加息共7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从0-0.25%上调到0.75%-1.00%;英格兰银行已经连续四次加息共100个基点,将中央银行基准利率从0.1%上调到1%。

二、货币政策转向的多种影响

目前国际经济金融形势正处在快速变化中,货币政策转向将会给世界经济和国际市场带来更多的不确定因素和不稳定因素。

不仅可能引起国际金融市场剧烈波动,还有可能引起国际资本大规模流动。

更重要的是,货币政策转向还意味着过去宽松的融资环境将要发生改变,紧缩政策本身就伴随着风险。

货币政策从宽松到紧缩,可能会使许多国家,无论是发展中国家还是主要发达国家,市场利率走高、融资成本上升,信贷条件收紧,债务负担沉重。

1、关于货币政策转向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

从理论上讲,全球货币政策从宽松走向紧缩,可能会使发展中国家出现资本流出、本币贬值、外汇储备减少,企业投资下降和经济衰退等现象。

这些场景已经在历史上反复上演过。
从最近情况看,上述现象不仅会在发展中国家出现,也会在主要发达国家出现。

比如,最近出现的日元贬值。2022年一季度,日元汇率大幅贬值,日元跌幅在国际外汇市场排名第二,仅次于俄罗斯卢布,2022年4月28日,日元对美元汇率大幅跌至131,突破130整数位心理关口,创20年历史新低。

造成日元汇率大幅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美日利差。从短期利率看,目前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为0.75%-1.00%,而日本中央银行仍然坚守“负利率”;从长期利率看,目前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3%左右,而日本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为0%,或略高于零。

随着日元与美元息差扩大,一方面日本家庭重新配置金融资产,抛售日元,购买美元;另一方面国际投资者出售日元、购入美元。

结果使作为主要发达国家的日本也出现了资本流出、本币贬值和外汇储备减少等现象。


2、货币政策转向对发达国家的影响

从理论上讲,全球货币政策从宽松走向紧缩,可能会使发达国家出现股市下跌,房地产市场泡沫破灭,本币走强、贸易逆差扩大、国际收支恶化和债务危机等现象。

至今国际金融市场还对“沃尔克时刻”和“伯南克紧缩”记忆犹新。但从目前情况看,上述场景不仅会在主要发达国家出现,也会在发展中国家出现。

比如,2022年以来,巴西雷亚尔持续走强,巴西雷亚尔兑美元汇率的升值幅度超过10%,成为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升值最强劲的货币。巴西央行与美联储的利差,是巴西雷亚尔升值的主要原因。

2021年以来,巴西中央银行连续10次大幅加息至12.75%,成为世界利率水平最高的国家之一。受利差驱动,大量国外资本流入巴西金融市场,推动巴西雷亚尔走强。

目前作为发展中国家的巴西,出现了过去在紧缩政策下发达国家的经典画面,即大量国际资本流入,本币持续走强,贸易逆差扩大,国际收支恶化。

三、警惕世界性通货膨胀卷土重来

2021年以来,许多国家都出现了物价水平持续、大幅上涨,警示着世界性通货膨胀可能卷土重来。全球货币政策因此而转向,由宽松走向紧缩。

造成此轮通货膨胀的主要原因至少包括以下方面:一是供求关系变化;二是全球价值链重塑;三是工资-物价螺旋;四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五是俄乌冲突。

很明显,这些因素与引发上一轮世界性通胀的因素存在较大差异,上一轮世界性通货膨胀发生20世纪70年代下半期和80年代初期,主要表现为“滞胀”。

1、关于供求关系变化

2020年,新冠疫情严重冲击了世界各国的供给和需求,在损害供给的同时抑制了需求。

2021年随着世界经济复苏,各国供给与需求开始恢复,但是,受多种因素影响,尤其是受到结构性矛盾的约束,各国供给恢复还远远跟不上需求增长,供不应求的结果一定是物价水平上升。

2、关于全球价值链重塑

20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全球价值链分工取代了传统国际分工,给世界带来了全球化红利。全球化红利曾经不同程度地吸收了世界性通货膨胀的压力。

2020年新冠疫情中,全球价值链开始从国际化、长链化走向区域化、本土化、短链化,俄乌冲突进一步加深了全球价值链的碎片化。

逆全球化的结果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世界对冲击通胀的力量。


3、关于工资-物价螺旋

工资-物价螺旋是指工资成本提高与物价水平上涨的相互推进,形成物价水平持续、大幅上涨。这种情况曾经在20世纪70年代下半期到80年代初期以“滞胀”的形式出现过。

2021年,随着世界经济恢复,各国经济面临的重大挑战除了物价上涨之外,还有加薪压力,数据显示,2021年第三季度美国低薪工人的平均工资上涨了6%,创30年以来最高纪录。

实际上,疫情过后,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加薪趋势。

在此背景下,如果各国通货膨胀不能得到有效抑制,就有可能再次形成工资-物价螺旋,推升各国通胀水平和通胀预期。

4、关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

2021年下半年以来,随着世界经济复苏进程加快,各国对包括原油、有色金属、农产品、铁矿石、煤炭等在内的国际大宗商品的需求大幅增长。

从理论上讲,需求上升会推动供给增加,使二者趋向均衡。

但是,由于国际大宗商品的供给缺少价格弹性,并且还会受到多种非经济因素影响,比如国际关系变化和地缘政治冲突等。

因此,短期内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可能呈现大幅波动、逐步上行的态势。

5、关于俄乌冲突

俄罗斯和乌克兰都是全球重要的农产品出口国,俄乌冲突对国际粮食市场形成严重冲击。

国际粮农组织数据显示,2022年3月全球食品价格指数为159.29,同比上升33.60%,攀升至1990年该指数设立以来最高水平。

同时,俄罗斯是世界第二大原油出口国,每天出口原油400-500万桶,仅次于沙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俄乌冲突可能造成“有史以来最大的能源供应冲击”。

实际上,世界还存在着抑制通货膨胀的力量,比如,科学发明和科技创新将会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对冲通货膨胀压力。

中期内,上面分析的各种因素也会发生变化,因此,未来世界的通货膨胀和通胀预期取决于诸多因素的变化及其博弈。

但是,在短期内,各国通货膨胀压力增大很难避免,世界性通货膨胀可能卷土重来。

四、低通胀低利率时代结束

我们正在经历着世界经济的历史性变化,从过去到现在再到未来。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的世界经济是低通胀、低利率;2020年疫情危机后的世界经济是高通胀、低利率;未来一个时期的世界经济很可能是高通胀、高利率。

目前全球货币政策从宽松到紧缩的转变,可能成为这一历史趋势的镜像。

我们已经经历了12年甚至22年的低通胀和低利率,当这个时代结束的时候,世界的宏观经济理论和宏观经济分析、各国的货币政策框架和货币政策操作都有可能发生改变。

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意味着另一个时代的开始,意味着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学习和阅读、知识和经验都将发生重大变化。对此,我们应当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和知识储备。